Thrash巨头们

1 ★★★★★Thrash巨头们★★★★★
文章出自Thrash of the Titans
作者 Richard Bienstock

八十年代中期,Slayer,Metallica,Anthrax, 和 Megadeth 等 headbangers 乐队四处巡回,统治着世界,而金属迷们则由衷地感受着欣喜。这是一个讲述Thrash Metal 的黄金年代及其可悲的衰退的故事。

1991年6月28日,三个Thrash Metal 最出名的乐队:Slayer,Anthrax和 Megadeth 在纽约城市麦迪森广场花园率领?#24576;?#29190;满的演出,这场演出是被恰当地叫做The Clash of the Titans 的巡回中的一站,这个巡回的名字,就像那被叫做“世界最有名的场地”和当晚的演出一样配合。在成千上万呼叫的歌迷的欢呼中,那些乐队传达出一个清晰的信息:因离经叛道而恶名远播,凶爆而激情四溢,重得难以置信的Thrash 音乐不再是地下音乐了,没有任何对手,成为了毋庸置疑的众多重金属音乐之王。

“那年早些时候,在辛辛纳提的?#24576;?#28436;出后,我们坐在化妆间。”Anthrax 的吉他手 Scott Ian 回忆说,“我们的巡回经理进来告诉我们要和Slayer,Megadeth 一起上路,我是那么的激动,因为我知道那将是很精彩的事。 ”

那的确是,事实上,是非常非常精彩的事。毕竟 Slayer,Anthrax和 Megadeth 是创造出之前十年一些最极端不妥协音乐的乐队,?#30001;?Metallica 他们?#24576;?#20316;?#20843;?#24040;头?#20445;?#26159;最初原创出 thrash 这种音乐风格的始作俑者,这种音乐吸收了传统重金属音乐雷鸣般的力量,加入朋克音乐敌对性的嘲笑,以毫不留情?#24576;?#30340;方式表达出来。虽然?#34935;?#24456;少用这种 thrash 标签,但这种音乐和其态度曾经启发了新一代的音乐人,而特有的快速热烈,重palm-muted吉他 riffs ,?#31361;?#21452;低音鼓 ,和直接粗野避免造作的主唱方式,仍生存于目前无数重金属乐表演?#23567;?

“我们演奏凶猛,真正的金属乐, The Clash of the Titans 巡回显示出我们可以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事并且取得成功,”Ian 说,“那是非常重要的,那时,将我们和 Ratt, Motley Crüe 那些?#19968;?#20204;混为一谈总是叫我们发狂。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但他们明显不是金属,我们是金属!”

1991年,乐迷们衷心地同意 Ian 所有的说法。thrash 成为?#22235;?#20123;厌倦?#26031;?#31359;了大部分八十年代,主导重金属乐的,花俏过分注重形象的音乐的人的选择。The Clash of the Titans 是对这种状况的一种回应。

我记得开始不久 Dave [Mustaine] 收到一个住在 Bay Area 少年歌迷来信,写道:‘急不可待地想听你的新东西,希望那比Metallica快。’”——— David Ellefson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7   回?#21019;?#21457;言

——————————————————————————–

2 回复:★★★★★Thrash巨头们★★★★★
就在比十年多一点点前,thrash metal 还不存在。实际上,在八十年代初期,重型音乐整体来说处在极端的困难之?#23567;?#19968;方面,很多这类音乐的主要乐队都面对着高峰期和前十年狂野生活的巨大后遗症:Black Sabbath 挣扎着和他们的新歌手Ronnie James Dio 重造自己;他们的前主音 Ozzy Osbourne 被吞噬在毒品和酒精的迷雾中;Led Zeppelin 因其鼓手 John Bonham 之死而彻底停飞;Kiss 和原吉他手 Ace Frehley及鼓手 Peter Criss 分手;还有Deep Purple 在多次成员变动后,终于宣布不干了;与此同时,新崛起的乐队,如英国的 Judas Priest 和德国的 Scorpions 还没有占据足够的美国市场。因此,金属乐的爆炸般的声音?#22836;?#21467;的灵魂被轻悠解愁舞台上的摇滚乐队,如 Journey 和 Foreigner 看中了,他们磨平了这种音乐野性的棱角,用唾液刷亮,然后饲养它,拔牙去爪,加入主流音乐群。

所以这不只是少年时期的夸张天分令领导日后 Metallica 的 鼓手 Lars Ulrich 形容1980年左右的一个美国金属乐迷的生活是“孤独的存在”。15岁的时候,他家从祖家丹麦搬到加州 Newport Beach,Ulrich 发?#34935;?#26032;家这里实际上还没有人听说过他最喜欢的两个乐队 Iron Maiden 和 Diamond Head, 也没有任何关于迅速成长的英国新浪潮重金属的动静。

就音乐上来说,被划做 NWOBHM 旗下的乐队在声音上改变非常大;Iron Maiden 史诗般宏伟的编曲和双吉他和声,与 Motorhead 干枯的尼安德特式的咕噜声关系实在不大,而年轻俊美有着吸引人的流行明星?#21483;?#24863;的 Def Leppard 和 Venom 那原始的低音嘶叫还有夸张的撒旦形象也搭不上什么边。不看他们各自不同的路向,他们和其他 NWOBHM 乐队,如:Raven ,Saxon 还有 Angel Witch ,一起将重金属乐彻底修正进入了新的十年。他们继承如 Black Sabbath 和 Deep Purple 那些前辈的力量,融合朋克摇滚的速度和凶猛,这个方程式也提供了Thrash Metal 的基本要素:美国乐队吸收了英国?#26031;?#20987;性的形象,用牛仔裤和皮衣填满衣柜,以黑色T恤和子弹腰带作为标志,他们那种通过独立唱片公司和业余歌迷杂志,自己动手推广音乐的方法,有效地超过了传统主流媒体的渠道。

当少数领头的 NWOBHM 乐队在享受成功的时候,美国这类音乐的乐迷还很少也差得很远。所以当Brian Slagel 这个后来建立了一个重金属私人歌迷杂志和美国第一个独立唱片公司的南加州少年,1980年夏天在一个音乐会遇到身穿 Saxon ?#20998;?#24033;回T恤的Ulrich ,两人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迅速地成为了朋?#36873;?

“那场音乐会后第二天,Lars 来我的家,我们聊起英国的情况,”Slagel 回忆说,“那时,还有没有人知道这些乐队,因为实在是非常难得到那边发生什么事的信息。但由于 Lars 刚从丹麦来,他接近那些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

他们两个一起成天在本地唱片店?#24050;?#38544;藏着的英国金属唱片,并且在地下录音带交易中交换样带和现场录音,这是一个世界性网络通过在象 Goldmin 和 Music Trader 这样的杂志登广告人们进行?#20302;ālagel 还利用他在 Woodland Hills 的 Oz Records 的工作,进口 NWOBHM 乐队的专辑。少数本地喜爱这种音乐的人终于可以在 Oz Records 得到满足,而一个小乐迷圈子开始形成。

同时,洛杉矶的金属乐正在经历再生期。由派对金属 Van Halen 的?#40644;?#25104;功点燃,新的一批更加前卫的表演者如 Motley Crüe和 Ratt (他们在初期?#24613;?#21518;来成功加入主流音乐时更黑更重) 开始崛起。Slagel 开始为很多这样的乐队在本地会所订场,还制作了一个尚为粗糙的简讯叫 The Hew Heavy Metal Revue 纪录了开始的情况。1982年,Slagel 受到 NWOBHM 乐队的一个叫 Metal for Muthas 杂锦碟的启发,决定制作一个美国版本 Metal Massacre,其中有本地?#31456;?#22823;道(Sunset Strip)金属如 Ratt 和 Bitch,并将唱片最后一个位子留给了自己的丹麦朋?#36873;?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7   回?#21019;?#21457;言

——————————————————————————–

3 回复:★★★★★Thrash巨头们★★★★★
“ Lars 总是说,‘有一天我要组一个乐队’,我就会说,‘当然了,随便,’ ”Slagel 说。“在他睡房的一角他有一套小架?#24248;模?#20294;是从来没有装起来过。每次看到我都会笑因为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当我开始编辑 Metal Massacre 时,Lars 来问我,‘如果我组个乐队,我能在这张碟上吗?#20426;?#22240;为他是好朋友我说,‘绝对!’”

Ulrich 联络从加州 Downey 来的吉他手 James Hetfield,他曾经去 James 的金属乐队 Leather Charm 试音?#24576;?#21151;。Hetfield 对他那新手鼓技没有兴趣,但是可以在一张真正的唱片上拥有一支歌的消息立刻令他成为了一个吸引人的队?#36873;?#20004;个人在 Ulrich 家,用一个便宜的四轨机,重新制作和录制了一个 Leather Charm 的旧歌叫 Hit the Lights。 Ulrich 打鼓,Hetfield 负责吉他,贝司和声音,还有一个当地的牙买加吉他手叫 Lloyd Grant 被借来弹独奏部分。在 Metal Massacre 第一版中以 Mettallica 的名字出现,这个早期版本的 Hit the Lights 以危险的高速疾驰,以下滑的变拍减弱。这可能是美国第一支 tharsh metal 歌。在最后,那迅疾的吉他 riffs 和 疯狂的鼓勾勒出很快将要统治世界的声音之蓝图。

1982年夏,当金属乐在?#37326;?#21518;转入地下舞台时,其他 Thrash Metal 意识的乐队,南加州的 Slayer,纽约的 Anthrax,旧金山的 Exodus,在国内四处出现,彼此完全独立没有联系。就如 Metallica,这些乐队每个都是由十几岁渴望作自己喜爱的重金属音乐的少年组成,他们以金属乐为基础,创作出一些属于自己的?#24863;?#19988;完全不同的音乐。

“人们总是问我,我们的音乐是怎么来的,”1983年在他的高中音乐室看了 Exodus 表演,便加入其中的吉他手 Gary Holt 说,“对我来说,回答是?#20309;?#19981;知道比那更好的东西。我就是一个坐在自?#20309;?#23460;中想要尽自己可能写出最快,最疯狂东西的小孩。”

很少有乐队比 Huntington Beach 的 Slayer,演奏得更快,看起来更疯狂,他们的侵蚀性,电锯般嗡嗡作响的吉他riff,以及粗糙,喊叫式的唱法,都反映出硬核朋克乐队如Adolescents,Minor Threat,同G. B. H. 对其的影响,便如这些乐队启发了Judas Priest,Iron Maiden 和Venom一般。除此以外,乐队最初还化着深深的黑眼圈,戴着尖刺臂环和?#27604;Α?#20182;们给人的整体感觉,与?#25913;?#36825;个词相去甚远。

“人们开始很讨厌我们,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理解我们在做的东西。”吉他手Kerry King说,“我们会进入一家俱乐部,然后把那里搞得底朝天。”

结果,很少洛杉矶场地愿意订他们,因此,当Metallica大部分时间都?#24576;?#21151;地在?#32654;?#22366;俱乐部如Troubadour 和Whiskey试手气时,Slayer在另一条途径上。“我们离?#31456;?#22823;道远远的,因为那里只有扯淡的glam,” Kerry King说,“取而代之,我们主要在橙乡,像Woodstock和Radio City那样的地方。”

东岸的乐队面对类似的问题。“在81,82年这里什么都没有,”Scott Ian说,“除非你是Twisted Sister,俱乐部不会订任何做自己原创东西的组合,他们只想要演奏他人作品的乐队,?#20154;?#22914;此,他们也不要像Anthrax那样演奏Priest, Motorhead 和Ramones作品的乐队。”

“对我们来说,在哪里能得到演出就在哪里演出” 创建Overkill(取自1979年Motorhead同名专辑)的歌手Bobby “Blitz” Ellsworth 1981年?#33258;?#26032;泽西说,“我记?#36855;?#22312;脱衣酒吧演出,他们会叫我们在脱衣舞娘下台后设置器械!”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8   回?#21019;?#21457;言

——————————————————————————–

4 回复:★★★★★Thrash巨头们★★★★★
在南新泽西一个跳蚤市场设立的唱片店Rock N’Roll Heaven,是一个永远?#38431;?#19996;岸金属乐队的地方。像Brian Slagel一样,店主Jon Zazula(即Jonny Z)是一个大NWOBHM迷,本地的金属迷会聚集在他的店里,?#24050;?#33521;国出的新音乐。Scott Ian就是在那里第一次听到了Metallica。

“记?#36855;贘onny收到寄来的No Life ‘Til Leather样带那天,我在那里,”Ian说,?#20843;?#25918;了来听,我?#36864;擔?#36825;简直太棒了!这些?#19968;?#26159;谁?#20426;疛onny告诉我,‘他们叫Metallica,?#19968;?#24102;他们来纽约,想办法出张唱片。’”

1982年底,在多次成员变动后,Ulrich和Hetfield以艺高自负的主音吉他手Dave Mustaine,和来自三藩市抢风头的贝司手Cliff Burton,坚固了Metallica。虽然,事实上于对还没在加州以外的地方表演过,感谢Ulrich在磁带交换市场的脉络,七首歌的No Life ‘Til Leather样带(在Burton加入前录制)却很快轰动了地下市场。

“我们中任何的一个被人注意到,都是因为那个市场。”Holt说,“你可?#26376;?#19968;个样带,然后做磁带交换的人会把它传遍全世界 —– 给所有的歌迷,杂志还有独立唱片公司。”

“磁带可以在非常快地传一圈,” Ellsworth补充说,“因为在thrash刚开始的时候,圈子很小,专门渴望得到这类音乐新东西的歌迷很少。”

“当我听到No Life ‘Til Leather” Ian说,“我立刻想,哇,在这个国家的另一边,有人在做和我们正在做的一样的东西。他们只是?#34935;詒任?#20204;好一点。”

1983年春,当Metallica来到纽约见Zazula 时,Ian和他们成为了朋?#36873;?#20048;队常驻一个叫音乐大厦的地方,那是皇后区Jamaica的一个练习场所,Anthrax及其他当地乐队也用。?#25300;一?#22352;在他们的房间里听几个小时他们的演奏直到结束,” 他回忆,“那真他妈的棒。”

在酗酒,个?#32422;确?#22797;无常的Mustaine被赶走那天Ian也在。“我来到音乐大厦做乐队练习,Cliff站在外面吸烟,”他说,?#20843;?#21578;诉我他们把Dave踢出乐队了,我不信他。所以我到里面,其他人也告诉我相同的事,他们说,‘我们知道要这么做已经几个星期了。我们今天早上叫醒他,他喝了很多,宿醉得厉害,在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我们把他弄了出去。’我问他们怎么办,他们说他们已经找了另一个人正在过来,他的名字是Kirk Hammett,Exodus的吉他手。”

David Ellefson在明尼苏达Jackson的一个农场长大,1983年6月,在高中毕业后的五天,来到了洛杉矶想成为一个摇滚明?#24688;?#20182;搬到?#32654;?#22366;Boulevard的一个单位,在他的正上面住着?#24576;?#25481;离开Metallica回到洛杉矶的Dave Mustaine。当Ellefson告诉他的邻居从未听过他的旧乐队时,还明显愤恨着的Mustaine拿出一盒No Life ‘Til Leather,放入录音机。Ellefson从喇叭中听到的,是和他喜欢的NWOBHM音乐一样,激进,朋克式的冲击,但是更刺耳,更锋利。

“我说,‘天呀!这真他妈的太酷了!’” Ellefson说。几个星期后,他成为了Mustaine的新乐队Megadeth的贝司手。“我喜欢很重的东西,?#30830;?#35828;Maiden和Venom,”他说,“但我从来没想过在一个thrash乐队里,主要是由于,我搬出来洛杉矶前,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如果说新的音乐状况令Ellefson大吃一惊,那么在迅速成为萌芽中thrash国度首都的三藩市,Megadeth的表演更令他得到了积极的震动。乐队第一次旅行到湾区,Kerry King是乐队的吉他手。“我觉得他想弄清楚,是要留在Slayer还是要试试新表演,”Ellefson说。“但我记得我们在一个唱片店做嘉宾,所有的孩子们尖叫,‘Slayer最高!’所以Kerry就想,哇,我可能和那些?#19968;?#20204;还有前?#23613;!?

“我大概和他们一起作了四五场演出,”Kerry谈到Megadeth。“然后他们叫我正式加入,但是我不能,Slayer是我的乐队。还有其他的问题,作为一个吉他手,Dave [Mustaine] 是高人 —- 绝对超级,他可以快速随意地弹每个lick,不过有时他有点难以忍受,所以这就好像,‘伙计,你是一个伟大的吉他手,但仅仅如此而?#36873;!?

感谢如Metal Mania般的乐迷杂志,以及当地电台KUSE的全金属节目Rampage Radio,乐队们第一次来到三藩市,?#22836;?#29616;是在已经知道他们所有歌词的狂热歌迷前表演。1982年秋,Metallica第一次来到三藩市做表演,乐队受到?#26031;?#20247;如此狂热的回应,使他们离开了洛杉矶,搬到El Cerrito附近。

“Metallica在洛杉?#38431;?#21040;很多问题,因为所有当地的俱乐部东主觉得他们不是太重,就是太朋克,”Slagel说,?#20843;?#20204;在三藩市得到的反应比在家乡任何时候?#24049;?#22826;多了。”

毫无弥漫于洛杉?#27602;?#20048;部的,乏味的商?#25932;?#38899;乐,南加州独立的状况,哺育了大量对thrash metal有着强烈感情的歌迷。那种投入和?#27605;?#24471;到了演奏这种音乐的乐队的回应。“Slayer第一次到洛杉矶,” Kerry King说,“每个人都对我们说,‘你们是一个出色的乐队,但你们不需要化妆。’他们是对的,所以我们不化了,就是那样。”

本地湾区俱乐部,如Old Waldorf 和Stone是很多乐队第一?#25991;?#20987;人们做stage dive和slame dance,这两个?#34935;?#26159;标准的金属音乐会的仪式,在thrash圣曲Anthrax的 “Caught in a Mosh”及Exodus的“Toxic Waltz”被赞颂。

“金属总是关于甩头和挥拳,” Holt说。“但是很多在三藩市的歌迷是朋克摇滚迷,所以他们在那里跳和在Dead Kennedys演出上一样的slam dance。最初传统的金属迷们会退到一边,他们会站在那里,在朋克后面被挡住视线。最后,他们都加了进去。”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8   回?#21019;?#21457;言

——————————————————————————–

5 回复:★★★★★Thrash巨头们★★★★★
“我记得那里甚至女性也很缺少,”Ellefson说。“后来当乐队越来越受?#38431;?#23601;有了很多groupies还有漂亮的女孩出现。但是以前也有一些很厉害的女孩子来看演出,特别是在湾区。”

虽然在其他城市的听众不会像三藩市的一样密切热情地谈论thrash metal,乐迷基础却日益逐渐扩大。Metallcia 1983年在Megaforce出的第一作品,Kill ‘Em All,
这张专辑包括No Life ‘Til Leather一些歌曲的重?#21450;媯?#22914;有着巨大影响的“Hit the Lights?#20445;?#22312;发行的头两个星期买出了近17000张。融合Black Sabbath的重量和 Iron Maiden的速度,Metallcia流畅硬朗的激响立刻引起了美国金属迷的注意,他们中很多人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音乐。

“对thrash需求的重大因素是年轻和不满,”湾区thrash乐队Testament日后的成员,吉他手Alex Skolnick说。“我们都是些寻找认同的孩子—–我们中很多人在学校不合群,家庭生活也很苦,不管怎样,所以我们很愤怒,那就是我们的发泄方法。这种音乐的歌迷也有同样的感受。”

Kill ‘Em All初期的销售数字也是唱片公司主脑Jon Zazula的一个胜利,他在唱片公司拒绝和Metallcia签约后成立了这家公司。“Jonny曾试图为Metallcia找到一纸合约,” Ian说,“在大唱片公司所有的人,在他播放他们的歌曲时,?#21152;?#25163;指堵着耳朵,他们完全没有头绪。但当他们看到Jonny卖了多少便醒悟到,哇,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喜欢这种东西。”

第二年,Zazula发行了Anthrax的Fistful of Metal,这张以乐队对NWOBHM的爱渗透入他们原籍城市纽约代表性的朋克摇滚。那是一种声音,以Ellsworth的话来说,给很多东岸thrash乐队予个性。“纽约有那么大的朋克环?#24120;?#20320;不能不被影响。对此我们都觉得很骄傲。Ramones并不属于所有人—-他们是我们的。”

在西岸,Metal Blade唱片公司1983年令人惊奇地卖出了10000张Slayer的Show No Mercy,这是一张为野蛮的激进,盲目的速度而高兴地放弃了旋律性,在歌手Tom Araya令人心惊的尖叫下,伴以King和伴随的吉他手Jeff Hanneman?#22836;?#30340;连串邪恶锋利的riffs的作品。同期,1985年Exodus也在Torrid 唱片发行了Bonded by Blood,专辑反映出紧凑的三藩市圈子的态度和理想,在乐队脆利,紧密的乐曲中,以主音Paul Baloff唱出对thrash metal一生的奉?#20303;?985年在Combat出的他们的处女作,Killing Is My Business … and Business is Good! ,Megadeth带出了一种更精确且?#38469;?#22411;的thrash,并带着乐队中两位?#38469;?#31934;湛的,受爵士乐训练的成员,吉他Chris Poland及鼓手Gar Samuelson的音乐特征。

“Dave和我是金属乐人,Gar 和Chris在做前卫融合(progressive fusion)音乐,” Ellefson说,“因此队中我们所拥有的能力非常猛。关于我们演奏歌曲的速度,我记得开始不久 Dave 收到一个住在湾区少年歌迷来信,写道:‘急不可待地想听你的新东西,希望那比Metallica快。 ’我们第二天去排练的时候,所有东西的速度都跳到每?#31181;?0拍!”

Mustaine和他旧乐队间未决的往事,变成了一种竞争成为了他在Megadeth工作的动力。“就在我遇到他的时候,很明显失去Metallica的演出是一个重大打击,”Ellefson说,“因此两个乐队一直关?#21040;?#24352;,虽然我记得Lars曾来过我们的一些表演,还会表现出在关注我们在做什么。但是我觉得当他们在的时候,Dave真的很尴尬。那永远不会是令人舒服的情况。”

当唱片出?#34935;?#20840;国的唱片店,thrash乐队出发做第一个?#36335;?#23637;,尽管是很简陋的巡回。?#20843;?#20204;第一次出去,我想Slayer用一辆Camaro和一辆旅行车,”Slagel说,?#20843;?#26377;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订的,甚至没有足够的钱给巡回支援 —- 我想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巡回支援是什么。我就是告诉他们,‘再见,希望你们够钱回洛杉矶!’”

“在第一次Megadeth巡回的某个时候,” Ellefson说,“我们刷爆了卡,我们的小货车?#19981;?#20102;,所有的事都不?#24120;珻ombat就是说,‘你们应该回家找份正经工作。’我们说,‘你知道麽?去你妈的!’那只能叫我们更加努力。”

尽管没有资金,极度节俭的巡回,和每次都带回更多投入的歌迷,令乐队们克服了种种难关。“Anthrax第一次全国巡回是84年和Raven一起,”Ian说,“我可以看到事情真的开始了,我们在全国演出,并且做得很好,每到一个地方都满座。”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9   回?#21019;?#21457;言

——————————————————————————–

6 回复:★★★★★Thrash巨头们★★★★★
没有主流全球分销商,thrash开始靠巡回令他们的音乐传播。他们?#27426;?#28436;出的结果,乐队很快发展成为第一流的现场表演者。

Slayer,特别以煽动观众激烈回应而闻名。

“在我们的第一次巡回,我们做Slayer的暖场,” Overkill的Bobby Ellsworth说,“Overkill那?#34987;共怀?#21517;,暖场那晚,我们被大量的硬币和湿纸斤打?#23567;!?

King说,“一次,我们在芝加哥委Trouble暖场,那里是他们的家乡。在他们整个演出中,观众们反复呼?#23567;甋layer!’,那是他们的观众!”

Megadeth是另一个以现场表演声誉闻名的乐队,不过他们的情况是,和他们神奇的音乐功底一样的,时时无常的台上行为。当时很多thrash乐队放纵自己于酒精和毒品中,那是摇滚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包袱。Metallica被那些知情的人戏称为“Alcoholica?#20445;琈egadeth丰富的滥药酗酒故事是一个传奇式的。

“我们演出很不稳定因为我们在台上常常是废的,”Ellefson说,“我记得?#24576;?#34920;演Dave向Gar吐口水,因为一首歌他没能准时开始。于是Gar拿起一枝鼓棒扔向他,Dave想用他的Flying V.打他的头来回击,那种事常见。”
当八十年代中期,thrash metal从地下爬出来,乐队开始在全国萌芽 —- 从三藩市的Legacy(即后来的Testament),Death Angel及Cossessed,到纽约的Nuclear Assault 和Carnivore。其他美国城市?#37096;?#22987;输送出本地成长的天?#29275;何?#38597;图制造了Metal Church,而凤凰城此时生养出了Sacred Reich,同贝司手Jason Newsted所在的Flotsam & Jetsam。磁带交换市场和金属杂志,如法国的Enfer,荷兰的 Aardschok,及英国的Metal Forces继续蓬勃发展,助长了新的一批世界各地的thrash乐队,包括巴西的Sepultura,加拿大的Voivod和Annihilator,以及丹麦的 Mercyful Fate。德国证明了是此种音乐的一个特别据点,大量制造出猛烈,快速的乐队,如:Kreator,Destruction和Sodom。

大体上说,这类音乐依然独立于主流之外。毫不意外地,那个改变了一切的乐队是Metallica,1984年秋,他们和大唱片公司Elektra签约,当时他们?#31456;?#21046;了第二张专辑Ride the Lighting。这张专辑的歌曲有引以为荣的紧凑出色,富专?#23548;记?#30340;编曲,复杂的乐器演奏乐?#21361;?#21516;激发思考的歌词,此专辑,特别是那首强有力的抒情曲“Fade to Black?#20445;?#23545;乐队及thrash metal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向前飞?#23613;?

“Metallica真正用“Fade to Black”推开了限制,”Slagel说,“那是第一次有乐队这么做。我记得一些死硬歌迷指责他们用那首歌出卖了自己,但十?#32622;?#26174;,那就是一首伟大的,写得极佳的曲子。” Ride the Lighting最终努力拼搏上了排行榜前100大碟榜,主要的唱片公司纷纷来找他们。Island唱片公司抢到了Anthrax,当其时,1986年,Slayer 跳去了Rick Rubin的Daf Jam imprint,那是一家名单上占据了主导地位的,都是像LL Cool J 和Beastie Boys那样说唱艺人的唱片公司。其后不久,Megadeth带着第二张专辑Peace Sells … But Who’s Buying? 转到Capitol。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0   回?#21019;?#21457;言

——————————————————————————–

7 回复:★★★★★Thrash巨头们★★★★★
不过,尽管乐队们如今在大公?#37202;?#19979;演奏,他们仍旧倾向于按自己的方法做事。Thrash metal由无章无法而生,而?#39029;?#29616;时间相对较短,独立于主流之外,进入了世界性的发展。因此,众乐队从来没有给自己什么条条框框,?#36864;?#26159;在签约大唱片公司后,他们还想保持这种艺术上的自由。

“金属乐一直包含的整个态度是,‘我们才不他妈的管,我们要做我们想做的,”Holt说,“我总是说,没有人比在Exodus的成员们是更大的Exodus迷。我们写让自己高兴的东西,而那是唯一真正表现音乐的方法。”

“对Anthrax来说,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要有我们被锁住只做一件事的感觉,”Ian说,“目的是,永远挑战我们自己,并且令其永远有趣。”

这一切的结果是,跟着的几年,成为了一段急速创造的时期,那是一个thrash乐队不仅伸展了此类音乐的限制,并带其进入了一个?#20843;?#26410;有的领域。1985年,录制他们在Island第一张专辑Spreding the Disease时,Anthrax的Scott Ian和 Charlie Benante组成了Stormtroopers of Death,发行了一张专辑Speak English or Die,将重金属与硬?#31169;?#21512;在一起,S.O.D.是crossover的一个早期例子,crossover用于杂交乐队如:Suicidal Tendencies,D.R.I.和Corrosion of Conformity。两年后,Ian同其他Anthrax的成员以第一首真正的说唱/金属歌曲“I’m the Man?#20445;?#21521;诞生于他们家乡纽约街头的嘻哈音乐致?#30784;?

“我们非常迷Run-D.M.C., LL Cool J,Eric B.和 Rakim所有那些的东西,”Ian说,“我在皇后区Hollis(Run-D.M.C.的家)三里外长大,你很?#24033;怀?#20026;一个歌迷。我们发现既然Beastie Boys就是用重型吉他?#30001;?#35828;唱,我们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写首歌。”

对新的大唱片公司寄予的高度期望,Slayer用录制在音乐和歌词上都是他们最极端的专辑来回复,那便是1986年的Reign in Blood。乐队特有的盲目飞快的节拍被推上了一个近乎非人所为的速度。而且,专辑的开首曲“Angel of Death”编入在二战期间纳粹“医生”Josef Mengele在集中营所作的残暴?#31515;欏ef Jam的分销商CBS因惧怕对此歌的反应,拒绝发?#23567;?

“因为这首歌我们惹了不少麻?#24120;盞ing说,“尤其在?#20998;蓿?#37027;里对这种事更敏?#23567;?#20294;这从来没能阻止我们做自己要做的事。我们总是喜欢?#34987;等恕!?

如果说Slayer的Reign in Blood,是thrash metal不会考虑主流市场接受能力的
一个大胆声明, 1986年Metallica努力出的Master of Puppets,却告诉人们可以接受的人已经在那里,并且数量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大。尽管没有电台和MTV的播出,这张专辑一发?#26032;?#19978;进入了排行榜的大碟榜。随着Metallica只能做像为Ozzy Osbourne的Ultimate Sin巡回暖场这样有限的工作,那段时间,他们煽动性的演出每晚可以得到数千的新信众,Master of Puppets被?#29616;?#20026;金唱片,这是首张thrash专辑销售超过五十万。

不幸的是,胜利很快被悲剧打断。那年的九月二十七日,当Metallica在穿越?#20998;?#36827;行主演巡回时,他们的巡回巴士在瑞典结冰的道路上跣滑翻侧,?#23835;?#20102;二十四岁Cliff Burton的生命。意外引起的反响震撼了Thrash metal社群。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1   回?#21019;?#21457;言

——————————————————————————–

8 回复:★★★★★Thrash巨头们★★★★★
“那对这个圈子的每个人都有影响,因为Cliff是那么重要,”Testament的吉他手Alex Skolnick说,“我记得我们是在去Megaforce试音那天知道这件事的。他们来到我们在奥克兰的排练录音室,Jonny Z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最后得到了合约,但表演时充满了悲伤的气氛。”

“那是一个恐怖的时刻,”Ian说,“你就是不能想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的一个朋友身上,尤其是当你在巡回的时候,因为对于整个情况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但我知道Metallica余下的人绝对不会考虑解散,为何我们要停止?那是Cliff最不想我们做的事。”

毫无解散之意,Metallica和前Flotsam & Jetsam的贝司手Jason Newsted联手,带着整个thrash音乐一起向更高的顶峰前进。

在八十年代底有五十个新thrash乐队—–但四十八个都糟透了。”———Kerry King

八十年代末,thrash metal渗入音乐工业各个层面。印刷?#24049;?#30340;大公司杂志,包括Circus和Hit Parader,这些以前是如Jon Bon Jovi这般撅着嘴,长卷发的摇滚明星的根据地,?#34935;?#20998;给Metallica的版面和给M?tley Crüe的一样多。MTV的每周重金属节目Headbanger’s Ball,给予Megadeth和其他thrash乐队固定的播放率,这种音乐也是像南加州KNAC般金属电台的主要播出内容。1989年,Metallica首个音乐?#21152;?#24102;,…And Justice for All专辑中的“One”成为了MTV每日下午点播节目的最受?#38431;?#27468;曲,并在他们的?#26723;乐?#19981;停地来回播放。第二年,“One”得到了格莱美的最佳金属表演?#20445;?#36825;是唱片工业协会的某种认可,他们的投票者?#24576;?#31505;为无望的,完全和世界脱节,在前一年不知道要给乐队奖励之后,这才补上。

八十年代尾,每个主要唱片公司都有thrash乐队艺人在他们的名单上,当其时,像Metal Blade那样小公司的主要乐队艺人都可?#26376;?#20986;超过十万张的专辑,那时,大量的乐队在独立唱片公?#37202;?#19979;。只是几年前,Jon Zazula在希望为Metallica找到一纸合约,去见大唱片公司的行政人员时,还?#24576;?#31505;。?#34935;?#20182;的Megaforce imprint是像Overkill和Testament这样乐队的家,而Atlantic Records是他们的分销商。

Slagel说,“在事情发展得很慢的时候,这个圈子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做了很多年。突然之间,thrash爆炸般地窜起发展,很多东西变得很大,人们不知道或了解这是开始出现很多并不怎么样的乐队的信?#29275;?#37027;一定程度上毁了thrash。”

当thrash metal的受?#38431;?#24230;如火箭般窜升,圈中涌现出大量的新人,他们中的多数缺少,创造这种音乐的?#24825;?#20204;赋予这种音乐以个性的创新和独特性。“如果你在八十年代底停下来看?#31895;?#22260;,”King说,“忽然间就冒出了五十个新thrash乐队。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中大约四十八个都糟透了。”

“?#30001;希?#26032;乐队没能唤起同样的民间投入,”Skolnick说,“最开始的那班歌迷开始年纪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去那么多演出,新一代年轻些的孩子喜欢像Nirvana,Smashing Pumpkins,Sonic Youth那些另类(alternatvie)音乐。”

结果,跟着的几年那些名字等同thrash metal的乐队开始试?#32487;?#20986;音乐类型的限制。“整个的变动都很好,”Ellefson说,“1991年我们看?#31895;?#22260;想,我们从83年就做这些东西,肯定还有更多别的东西在那里。”尤其是Metallica,以1991年的Black Album带着他们的音乐转入一个?#36335;?#21521;,开始登上成为摇滚乐最著名的名字之一的顶峰之?#23613;?

这便是thrash的高峰,只是在几年前,Metallica的…And Justice for All成为了他们第一个成功的白金销售数字,为宣传专辑,乐队踏上庞大的,140天,运动场级,售罄的美国巡回。1991年的Clash of the Titans巡回,Anthrax,Megadeth和 Slayer可以带着他们自己的胜利席卷全国。

“我倾向认为那个巡回,总的来说是thrash进程的顶峰,”Ellefson说,“因为它向每个人证明了整个事情有多么宏大。那也是对那些,可以来看这三个从无到有,一起在世界最大舞台表演的乐队的这类音乐长期乐迷的一个?#29616;ぁ?#36824;有什么比这更好?#20426;?

他停了停,在回答自己的问题前笑了出来:“我想如果我们还有Metallica也在那里,每个人其后可以离开去自杀了。”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2   回?#21019;?#21457;言

——————————————————————————–

9 回复:★★★★★Thrash巨头们★★★★★
这是一个讲述美国Thrash Metal的故事,看完之后你会知道他们之间的缕缕关系,更清楚Thrash Metal的发展过程,强烈推荐喜欢Thrash朋友看完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7   回?#21019;?#21457;言

——————————————————————————–

10 回复:★★★★★Thrash巨头们★★★★★
非常棒!!!!

作者:JephieChin 2019-12-8 14:08   回?#21019;?#21457;言

——————————————————————————–

11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置!!

作者?#21898;?#29305;曼的鼻血 2019-12-8 21:12   回?#21019;?#21457;言

——————————————————————————–

12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了!!!

作者?#27627;?#28857;去件 2019-12-9 19:17   回?#21019;?#21457;言

——————————————————————————–

13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一下!!

作者:ThrashMetal 2019-12-12 12:48   回?#21019;?#21457;言

——————————————————————————–

14 回复:★★★★★Thrash巨头们★★★★★
写的真棒!!!

作者:59.44.39.* 2019-12-21 22:44   回?#21019;?#21457;言

——————————————————————————–

15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

作者:硬摇滚乐手 2019-12-22 00:03   回?#21019;?#21457;言

——————————————————————————–

16 回复:★★★★★Thrash巨头们★★★★★
sddd

作者:58.244.10.* 2019-12-22 22:49   回?#21019;?#21457;言

——————————————————————————–

17 回复:★★★★★Thrash巨头们★★★★★
d

作者:124.227.101.* 2019-12-25 21:01   回?#21019;?#21457;言

——————————————————————————–

18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

作者:61.178.21.* 2019-1-5 16:25   回?#21019;?#21457;言

——————————————————————————–

19 回复:★★★★★Thrash巨头们★★★★★
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顶!!!

作者:218.62.61.* 2019-1-25 15:25   回?#21019;?#21457;言

——————————————————————————–

20 回复:★★★★★Thrash巨头们★★★★★
顶一下

作者:Metal_WD 2019-2-3 20:57   回?#21019;?#21457;言

——————————————————————————–

21 回复:★★★★★Thrash巨头们★★★★★
原文在那里,到处都找不到。希望看到全部的